Let's pretend it is love
过气写手画手 咸鱼

鹰银/童话故事/那边那个巫师,回家吃饭了!

极度ooc 我流xcu银

怕是要掉一波fo 猎人x巫师

只是很想看满地皮的皮戳被叫回家吃饭

01

Clint是一名猎人。

最近有一位秃头老巫师拜托他保护自家儿子。

Clint本来是不同意的,他一个猎人自力更生很不容易的诶。

老人说:“我儿子可以变出很多好吃的。”

Clint还是不太想同意,听说小巫师特别调皮。

老人嘿嘿一笑:“可以变出好多好多小甜饼哦。”

猎人开始期待那个“活泼可爱的银发男孩”。

02

第二天他起来发现自己的小屋仿佛被打劫了。

打开卧室门就见罪魁祸首盘腿坐在门口,抱着水晶球一脸无辜地抬头看他。

“你好呀Clint,我叫Pietro!”银发巫师冲他笑,嘴角还粘着饼干屑。

“你刚刚吃了……”“桌上的两块饼干。”Pietro擦了擦嘴。“非常好吃,谢谢你呀!”

看看客厅里也是一堆乱糟糟,Clint觉得脑壳有点疼。

管他皮戳还是皮扯,他现在非常想把这个巫师丢到门外去。

03

受了别人的委托就得把事情办好,这是Clint一向奉行的原则。

他最后没有把Pietro丢出去,只是来客的房间配置降了三级。

“反正你是巫师嘛,自己变出点东西不成问题吧?”

Pietro探头看了看他的房间,艰难地点点头。

只是这个“点”,似乎比较大啊。

小巫师对着房间里唯一的家具——一张木板床——皱眉。

04

简单收拾了一下灾区之后Clint背上弓箭出门,做猎人该做的事。

当然他没忘记嘱咐Pietro准备午饭。门后的人嗯了一声,他才放心离开。

虽然第一次见面不甚愉快,但“很多好吃的”和“好多好多小甜饼”可以完美地化解矛盾。

美好的幻想在看到屋子再一次变成垃圾堆时,化为泡沫。

我要把这个麻烦鬼打包丢回去,现在立刻马上。

05

最后午饭是Clint藏在食品柜最深处的两块小甜饼。

Pietro看着他打开十八层密码锁魔方锁指纹锁钥匙锁,满眼敬佩。“哇你居然可以上这么多层锁!我连日记本都锁不了!”

“你……”Clint上下打量他,“看上去不穷啊。”

“不不不,我不是买不起锁。”Pietro飞快地抓过一块小甜饼,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

“那是为什么?”

小巫师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因为我爸,会开锁。”

06

“ClintClintClint!”小巫师突然大喊一声,吓得猎人先生差点被小甜饼噎住。

“下午你要出去打猎吗我可以跟着去吗!”

闪闪发亮的眼睛让Clint有一种捡了小动物的错觉。

但是——“不可以。”

“为什么!”Pietro抱紧了他的水晶球委屈巴巴。

Clint指了指他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多任何一件家具,只有床头出现了一只玩偶熊。

Pietro的脸红了红,嘿嘿笑了两声。“我真的尽力啦。”

面对猎人先生怀疑的眼神,他垂着脑袋,声音也弱了几分。

“我在我们族里,算是个废柴啦。”

07

Clint听Pietro说书一样从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一直吹到哥哥姐姐妹妹,最后一句话总结:

反正我就是只能变出这种小玩意。

说完喘了口气又可怜兮兮:“Clint你不收留我的话我就会被老虎抓走吃掉了!”

Clint冷着脸不说话,Pietro连忙补充一句:“我保证以后不捣乱!”

“好吧。”

这家伙委屈的表情……还是有点可爱的。

08

下午的打猎算得上顺利,小巫师按他的命令待在屋里,而猎人尾随一只鹿,终于让猎物进入弓箭可以攻击到的范围。

取出一支箭搭上,瞄准那只毫无察觉的动物,拉弓。

箭出手的一瞬间,他听见一声“不行——”从远到近。

说是从远到近,其实也就一瞬间,根本听不出什么变化。

鹿被惊动了,一双圆圆的眸子惊恐地望着四周。

Clint皱眉看向握着箭的人,后者把眼睛睁得圆圆:“不可以把她杀了!”

“我不是让你待在屋子里吗?”“你不可以杀她!”Pietro坚持道。“为什么?我是猎人!”“因为她有宝宝了。”

Pietro一手托着水晶球一手环着鹿的脖子,示意他过来看。

尽管什么都没看出来,Clint还是放过了那只鹿。

09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让你待在屋子里,怎么跟着出来了?”

“我没有跟着,刚刚才出来的。”

“刚刚出来?怎么可能,隔了那么远……”

“我跑得快呀!”

“你们巫族都是这样吗?”如果是就把你打包丢出去吧,根本不需要保护啊。

“不是不是,一般来讲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比如我爸是收废铁的,我姐姐是控制精神力量的。不过我以前有个哥哥和我一样,我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小朋友的时候见过他。”Pietro比划着“很


小很小”。

“那后来呢?”

“后来,他死了。”

10

Pietro很讨厌枪支火药,因为哥哥是被子弹打死的。

于是猎人把所有的猎枪锁进了原本藏小甜饼的十八层锁的柜子并发誓从此只用弓箭。

11

Clint一度以为,Pietro跑这么快,肯定能让他省心了。

很快他就发现,与其相信这个不如相信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

因为Pietro,人如其名,非常皮。

不能变出好吃的也就算了,到饭点居然还要他出去满树林找?

不回来算了,饿死拉倒!

但是每次骂完他还是朝着树林里时不时晃一下的银影大喊:“那边那个巫师,回家吃饭!”

12

“ClintClintClint!”

“干什么?”

“明天是赶集日。”

“所以呢?”

“我们去逛逛好不好?”

“我爸他们肯定会去,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ClintClintClint……”

“知道了,你烦死啦。”Clint往他碗里丢了一块肉,“闭嘴,吃饭。”

Pietro委屈地指指自己的嘴。Clint瞥他一眼:“又怎么?”

巫师撇着嘴角唔唔叫了两声,眉头皱得紧紧。“好吧,先张嘴。”Clint无奈。

“闭嘴了,我怎么吃啊!”

13

第二天两人收拾妥当一起去了集市。

Pietro的披风太招摇而主人却舍不得换掉,因此引发一场关于披风重要还是身份保密重要的争论。最后他妥协下来换了Clint之前的衣服,两人身形差不多,换上正合适,但把披风从Pietro手


里抢出来费了不少劲儿,甚至让Clint有了把它剪烂的念头。

紧接着他们就Pietro的水晶球怎么处置进行了第二场争论。Pietro坚持说水晶球是保命用的得随身带着,Clint则认为带着会很麻烦。

最后Clint妥协了,找了一个背袋安置那颗看上去很普通的水晶球。

Pietro背着袋子笑嘻嘻地说Clint你最好啦。

猎人先生看着绕着小屋连跑三圈的人勾了勾嘴角。

14

到了集市上Pietro终于乖了不少。

才怪。

一秒前还嚷着要吃棉花糖的人,一秒后站到面具摊子前。幸好还没蠢到忘记控制速度。Clint扶额,慢悠悠地跟上去。

“Wanda!”又听Pietro一声惊叫,抱住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孩。“ClintClintClint!这就是我姐姐!”

女孩矜持地点点头,和Pietro交流几句。巫师跑到Clint面前快乐地说:“我去找我爸和我妈,要一起来吗?”

“走呗,闲着也是闲着。”Clint拍拍他的肩膀。“你没有要买的东西吗?”“本来就是陪你出来啊。”

Clint觉得Wanda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15

再一次见到那个秃头巫师的时候Clint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Pietro小声告诉他巫族有些男性也可以生育后代。

“这是我爸。”他指了指边上玩硬币的男人。

“这是我妈。”他指了指那个秃头老巫师。

Clint看了看招牌上的“魔术表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啊呀,不要生气嘛。”自称Charles的秃头男人笑呵呵地说。

“Wanda,带你弟弟去找Remy玩吧。”另一位叫Erik的传说中收废铁的巫族动动手指,一袋货币掉到Pietro手里。

下一句话让Clint有点紧张:“我们想和这位先生单独谈谈。”

然而Pietro完全没有受到影响:“Remy也来了?快快快我们走吧Wanda!”

16

从帐篷里钻出来,Clint远远瞧见他的小巫师正站在赌场桌边和一个高个儿男人说笑,装着水晶球的袋子一晃一晃。

而Wanda在一边看着,眼神和看Clint的完全不同。

什么嘛,不就一个玩牌的。他瞥了一眼高个儿男人面前堆成小山的货币。

再厉害也是个玩牌的。

但Pietro可能不是这么想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点……崇拜?

Clint有点不爽,就跟自家养的狗狗对着别人摇尾巴一样。也许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就是,有点不爽。

这时Wanda注意到了他,捅了捅Pietro,银发男孩儿转过身,似乎眸子也亮了亮,抬起胳膊隔着行人欢快地叫他的名字。

嗯,开心了。

17

Wanda提议去玩射箭游戏,因为终极大奖是一只很大很大的玩偶熊。

另一个原因是他们有很多货币。

很多是指一大袋,得用拖才能移动的那种。

Clint对这种劣质弓箭不屑一顾,Remy玩了十轮得了一个三等奖,甩下一堆货币就跑了。Wanda运气好一些得了二等奖,最后只剩Pietro坚持着一把一把玩。

这小子,在射箭方面天赋实在太差了吧。负责抱着水晶球的Clint眼看着第四十二支箭脱靶,射箭的人脚边可怜兮兮地躺着一包弹珠——那是他第十二轮赢来的。

“我来吧。”他把水晶球交给小巫师的姐姐,两手插在口袋里站到Pietro边上。

“我要自己嬴。”Pietro摇头,丢了五个货币给摊主,换了另外五支箭。

“那我指导你一下?”想了想这样也算是自己赢来的,Pietro点点头。

随即他感觉到Clint从背后贴住他,手覆上他的,偏过脑袋来瞄准靶心。

Clint在他身后啧了一声。“喂,你放松点啊,绷这么紧我没法瞄准了。”

“就是这样,现在我松手,你稳住别动直接放箭……”他一松手箭便飞出去,正中靶心。

第十五轮结束,Wanda抱住了中意的玩偶熊。

可是Clint怎么觉得小姑娘看自己的眼神看自己更奇怪了呢?

18

“喂Clint,我妈和你说什么了啊?”回家路上Pietro咬着火腿肠提问。

“没什么。”Clint提着两袋子游戏赢来的小玩意儿嫌弃他:“回家就吃饭了,你就不能少吃点?”

Pietro把烤肠举到他面前:“不能浪费食物啊,不然你帮我吃?”

猎人先生看了他一眼,眼神怪怪的,Pietro缩了缩脖子:“切,嫌弃我咬过是吧?我才舍不得——”

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半截烤肠被Clint咬走了。

“你你你——”Pietro脸刷一下红了。相反的是Clint淡定的表情:“你说的,不能浪费食物啊。”

19

“你不要转移话题啊,我妈到底和你说什么了?”

“他告诉我你们巫族有些男性也可以孕育后代,还告诉我怎么识别。”

“那有什么用?”Pietro不解。“有用啊,我现在就知道你是能的。”“什么?这怎么识别啊骗人的吧!”“你妈说闻起来好吃的就是。”“这也太草率了吧!”

“可是你闻起来是挺好吃的,可能是因为你一直在吃吃吃。”

Pietro感觉自己又被嫌弃了。

Clint把左手里的袋子换到右手提着,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

“快走吧,回家吃饭了。”

20

后来Pietro才知道那天,Erik和Charles把他自己要求去和Clint住的事儿告诉了他的暗恋对象。

还进行了类似婚前谈话的嘱咐,诸如“我们儿子比较蠢请你多留点心眼”一类的。

甚至还掉包了水晶球交给Clint,害他后半辈子就被敲定不说,还背了半天铁球。

而这个后来,要定位到Pietro和Clint牵着一个小团子再次在赶集日见到Erik和Charles的时候。

那时候Pietro仍在为姐姐嫁了个紫薯精而不满,并抱着自家小团子不许紫薯精靠近。

在Pietro气哼哼盯着那个叫Vision的紫脑袋即将开始嘴炮的时候,Clint一手把小团子抱起来一手揽住银发巫师。

“走啦我的小巫师,回家吃饭了。”

Fin.

——————

天呐我都写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评论(3)
热度(36)

© 牛奶味甜七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