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pretend it is love
过气写手画手 咸鱼

贱虫/旅蛙au/我的一个蜗牛朋友

半无脑 我爱我的呱儿子
01
我是一只小青蛙,阿妈说我叫Peter。
虽然这个名字很普通很常见大街上一喊能引来一群人回头应声,但阿妈说我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青蛙,所以我相信我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青蛙。
我觉得我是一只很幸福的小青蛙,因为我可以四处旅行。
阿妈对我非常好,每次都给我收拾好行李。“出门要注意安全,多认识新朋友,要乐于助人,不要迷路啦。”我摸摸行囊里的四叶草,告诉她有阿妈的护身符我就不会走丢了。
02
外面的世界好大好大,我走过好多地方,认识了好多新朋友。
小蝴蝶很漂亮,她和她的好朋友可以带着我飞起来。小螃蟹浑身都是红色的,走路时横着的,很好玩。田鼠先生总是彬彬有礼,上次还邀请我去他家里喝下午茶呢!
我很喜欢他们,我的朋友们总是善良而好相处,他们愿意给我介绍当地特产,还给我指路:“喏,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是从那里走过来的呀——”
我也很高兴:“有空要来我家玩呀!阿妈肯定会欢迎你们的!”“好呀,好呀。”他们应道。
可凡事总有例外的。
03
我的一个蜗牛朋友——上天啊我甚至不想承认他是我的朋友。
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太太烦人啦!
蜗牛叫Wade,我真的没有好奇他的名字,可他硬要告诉我,一遍又一遍直到我保证我记住了。
“可是我听说青蛙的记忆力很差的诶。”蜗牛又蹭在我身边,“Peter,你还记得哥叫什么名字吗?”
记住了记住了,你叫Wade。可不可以请你稍微离我远一点?
“那我们是朋友吗?”“我的朋友里没有话像你这么多的。”“嘿!这就是哥与众不同的地方了。让我想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我想到了,非凡好朋友!没错就是这个!”
是哦是哦,一只青蛙和一只蜗牛组成的“非凡好朋友”。
这个主意听起来就像艾蒿饼搭配山蒜馅饼一口吞下一样糟糕。
04
但Wade——我猜他也不是一只普通的蜗牛。
要不然他怎么知道如何把我恰好惹到想打他又住嘴或是转移话题?
当然他也是被我打过的,不过我不敢下重手,怕把他打死了。谁知道这只坏蜗牛脑袋一缩躲进壳里,还欠打地让我放心打他死不了。
有壳了不起哦?我气哼哼就往前崩。
“诶Peter等等你的非凡好朋友啊——”
好吧,阿妈说要乐于助人,对其他小动物要友善。
“我就知道Peter不会丢下我的,嘿嘿。”
05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Wade要这么缠着我,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一只小青蛙。
“可是在这个世界里,我只有你这只小青蛙。”Wade难得严肃地说,“其实我们不过是游戏里的角色——你懂吗?你的阿妈只要把游戏卸载,你的房子就会轰——”
他为了诠释“轰——”把自己不小心滚到了山坡底下。
切,还要装得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遭报应了吧?
但我还是爬下去找Wade。
06
可是我把整个小山坡翻遍了也没找到那只吵人的蜗牛。
奇怪啊,嘴从来不闲下来的Wade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我有点着急了,万一找不着了我是不是还得负责?连壳儿都找不到我可怎么办?
天黑了,今天我还没给阿妈寄照片,本来的计划是今天要回家来着,被Wade的突然消失打乱了阵脚。
我不该这么紧张的,朋友们陪我走了一段路还有机会再遇见的。
对了,回家!
我想起回到家时常常看到Wade来访。虽然别的朋友也会拜访,却都没有他来得勤。有时候我也搞不懂,他到底住在哪里,不管我们在哪里分手,我总会在家门口看到他。Wade甚至还想进门来,但我不许。
我抱着我的小相机,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07
第二天真的又见到了Wade,在我家门口探头探脑。
“嘿Wade,你昨天滚到哪里去了?”我四处找遍了都没见到你。这句话我憋了回去没说。
“我也不知道。”Wade把两只触角缠在一起,我没忍住笑了。“你是不是有点紧张我,亲爱的Peter?”
“切,少自恋。”我冲他丢了一个辣椒,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种味道刺激的食物。“说真的,你到底去哪儿了?似乎无论我们在哪里分开你都能找到我家来。”
Wade一边消化辣椒一边回答:“我昨天不就告诉你了,我们只是游戏里的角色,我消失在哪里、我什么时候到这里来,都是系统设定好的,我身不由己。”
我不太理解他所说的“系统”,我读了很多书但没有一本书提到过。我希望他进来给我解释清楚,但Wade拒绝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进屋里来吗?”我不解。
“系统不允许呀,我的小青蛙。”Wade摇晃着触角,“你看书去吧,哥就在这儿待着。”
08
后来我又邀请过几次,可Wade都拒绝了。
然而第二天他又会用触角敲门。有时候我真怀疑,记忆力不好的到底是青蛙还是蜗牛啊?
我认为是蜗牛,但Wade认为是青蛙。
“哥说了好几次,蜗牛爬得慢,你哪次记得了?算了算了,谁让我们是非凡好朋友,哥不计较这点儿小问题。”
09
在我第101次邀约之后,Wade终于进了房门。
“之前没有别的小动物进来过,你可以坐在这里——”我把一片大叶子拖过来。不知道为什么,阿妈能买到好吃的和旅行用具,就是不能给我添把椅子。
Wade却兴致不高的样子,我伸出爪子在他壳上划了几下他才回过神:“我觉得我的时间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什么?”
“没什么——这是上次我们去树林里采的蘑菇吗?上帝啊你居然还留着!”他转而摆弄我桌上的特产,欢快地尖叫起来。
10
有一天Wade没有出现在门口。
第二天,第三天,还是没有。
第四天,蜗牛终于来了。
可是那只蜗牛傻乎乎的木木的,和普通朋友一样和我一起旅行。这不是我的Wade呀。
可它又分明和Wade长得一模一样。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Wade说的“身不由己”。
11
原来每只蜗牛都会拜访青蛙的房子,每只蜗牛都喜欢吃辣椒。
那是不是每只蜗牛都会缠着青蛙呢?
那是不是每只蜗牛都“身不由己”地对青蛙好呢?
我读过好多书,没有一本能给我答案。
我背上行囊,我要去找我的非凡蜗牛好朋友。
12
我走了好远好远的路,可我看到的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树林。
一路上都很安静,我想念我的蜗牛朋友了。有Wade在,再长的路也不会无聊。
我从没有到过这么远的地方,我想阿妈一定担心我了,她会不会以为是她做的百吉饼太难吃以至于我离家出走了?
于是我掉头回家。
抱歉啦Wade,晚点我再来找你。
13
我循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可是我找不到我的房子了,我只看到一片光秃秃的地。
“轰——”就是这样吗?
我抱着阿妈给我的最后一根四叶草,好像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了。
我把四叶草插在地上,把包裹和帽子放在旁边,两只爪子合在一起拜了一拜。
现在,我要去世界的尽头去见我的蜗牛朋友了。
14
我不知道世界尽头是什么样的,但我猜那不会是同样的景色首尾相连,像一个大大的圈把我拷在里面。
我朝着蔚蓝的大海,茫然地吹着风。
“世界的尽头,就在海的深渊里,黑咕隆咚的,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去那里。”Wade曾这样对我说。
我爬起来,吃完最后一口鹅肝三明治。
然后跳进了那片没有波浪的海里。
15
蓝色的底下是一片无尽的黑。
我听见好多青蛙的声音,他们也被“轰——”了吗?我猜是这样的。
然后我听到了Wade的声音喊我的名字。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这儿有好多小青蛙呢。”“因为我们是非凡好朋友啊!”他大概是移到了我身边,但我看不见他的轮廓。
“这里到底是……”“回收厂。”Wade说。
“‘他们’会把你的记忆清除,然后把你的躯体——丢回游戏里,够惨是不是?哥可是好不容易躲到现在啊。”他似乎叹了口气,触角搭在我的背上。
“那‘他们’是谁?我们能从游戏里出去吗?”我追问。“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我们可以出去。”
我的蜗牛朋友用触角拍着我的背:“如果咱足够好运能离开,哥还会跟你做非凡好朋友的。”
“切,我才不想呢。”
Wade没有回答,搭在背上的触角也不见了。
16
“Spidey——等等你的超凡好朋友!”
“哼……”
“嗨呀我就知道Spidey是不会忍心丢下我的。”
Fin.
——————
有没有哪家呱叫Zayn或者Liam的愿意跟我家Niall联姻呐?

评论(4)
热度(71)

© 牛奶味甜七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