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pretend it is love
过气写手画手 咸鱼

EC/My dear old friend

有朋友说我只会写傻白甜 我要坐实给她看
距离变种人第一次暴露在全世界的注视中,已过去十年。
Xavier天赋学院,也迎来了十周年校庆。
Charles坐着轮椅,绕着学院转了一圈。
教学楼的布局没有大的变动,只是今天教室全是空的,学生和老师们有的去采购,有的去寄邀请函,剩下的在校园里自由活动。
“教授。”Hank抱着一个大纸箱和他在拐角处相遇,腾不出手只好点点头问好,“孩子们在楼上装饰宴会厅,大家都很期待校庆晚会。”
Charles注意到他的嘴角也被欢乐的气氛带起了弧度。
这时纸箱忽然被抽离,Hank被带得一个踉跄。两人一起抬头,Jean正好走过楼梯的拐角,“Hank,你太慢了——哦,原来是碰上教授了。”她尊敬地向Charles点头,一边把控制着纸箱飞到楼上。“准备工作进行得怎么样?”“我认为不错。但是教授,我不得不向您抱怨,Pietro和五岁的小孩一样皮。”
“是吗?”Charles笑笑。下一秒Pietro就飞快地站到Charles和Hank中间:“教授,叫我什么事儿?”
“有点事儿想请你帮个忙。”Charles不动声色,在Jean的意识里喝令她不许插嘴。“Jean,Hank,你们去宴会厅安排学生布置吧。Pietro,推我在学校里转一圈——不,慢慢地。”蠢蠢欲动的Pietro闷闷地哦了一声。
“如果方便的话麻烦帮我去城里寄一封邀请函,非常感谢。”一个信封从Jean的口袋里飘出来,停在Piero面前。银发年轻人正想拒绝,Charles先一步开口:“好的,正好我可以去城里转转。Hank,如果我没记错你的邀请函也还没有寄。”
Hank不自然地推了推眼睛——它安分地待在他的鼻梁上,丝毫没有往下滑过。“我……没有想邀请的人。”
有的,你知道的。Charles在他脑海中说。
“教授你呢?”Hank抬起头,透过镜片注视着他的眼睛,“没有要邀请的人吗?”
“Moira我已经通知过了。”他点了点太阳穴。“没有了头发,感知力似乎更强了。”一个失败的玩笑。
不止,你还有想要见到的人。Hank在脑海里回应Charles。我没有放下过,你也没有,你知道的。
“我们走吧,Pietro。”他招呼道。Pietro应了一声,步调欢快地来推轮椅。
Charles有时很羡慕Pietro。十年,时间在他的脸上和身体上留下痕迹,却从不曾改变他身上一股子跑天地跑出来的少年气。他可以换上制服戴上护目镜就跳上飞机出任务,也可以奔过草地穿过长廊由混进教室装学生。但Charles不可以,他的身体不允许,他的身份更不允许。因为他是校长,他必须指引每一道迷惘地来到这里的新生光芒走向需要他们的阴影,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教学楼外的设施改过不少,主要增添的是雕塑一类装饰物。Charles对这类艺术性的东西不挑,大部分都是学生送来的,其中的大部分又是夜里被超能力送过来的,安放在赠礼人心目中合适的位置。Charles最中意的是一尊林肯的铜像,放在教学楼正门前面。Hank曾问过他需不需要挪个位置,摆在大门前会不会挡路。他笑着摇头,说太麻烦了,再说,再放哪儿去呢。
就在这儿吧,见到了,还能回忆一下老友。
Charles让Pietro在门口停下,把自己扶到台阶上。他闭上眼,把精神力释放开来。
他感觉到庭院草地里年幼的孩子们追着一个跑来跑去,楼顶的宴会厅里Jean和Hank带着年长些的学生布置场地,城里负责采购的学生提着大包小包往车里塞,负责寄信的Kurt和Scott一丝不苟地贴邮票。
他让自己抵达更远的地方,他感觉到Raven,他一别多年的妹妹,在另一座城市,拖着行李箱,锁上家门。她的手里是一封邀请函,寄信人署名Hank。
再远一点,再远一点。让我感觉到吧,我想看到的。他默默地念道。
让我感觉到你,让我找到你。
“Charles。”
一个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Pietro站在他身后喊他。
年轻人的声音和父亲,在喊他名字时格外相似。偏偏Pietro不是个老实学生,对Charles向来直呼其名。
“你在想他。”他笃定地说。
Charles笑笑,不去否认。“走吧,我们去城里,帮Jean把这封邀请函寄了。”
每个在校人员都领到了一张邀请函,最多可以邀请三个人。Charles把Hank那张代寄给了Raven,用精神力通知了Moira,剩下自己那张,没处寄了。
也好,留下做个纪念。他们设计的卡片样式挺别致的。Charles想。
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之后就到了校庆。期间陆陆续续来了些宾客,小孩子们与父母相见自然个个都是欢呼雀跃,Charles也由得他们夜不归宿——亲爹娘管着呢,正好腾出宿舍给宾客。
Moira提前一天到了,老友们一起聊了一个下午往事,倒真像老年人一样。末了Moira拉着Jean,说是要谈女孩子的秘密。Pietro嘴向来闲不住,说这都几岁了还女孩子呢,被CIA特工追着打之前飞快地溜走了。“对了,Raven呢?”Moira拉着Jean的手四下张望。
Hank垂眼不说话,Charles于是接过话头:“她最近有点忙,晚点来。”
相信我,X教授不会说谎。他在Hank的意识里安抚道。
宴会厅已经装饰完毕,就连Charles见到众人的动手能力也吃了一惊。“你们真是……太棒了。”他赞叹。
团聚的气氛这几日充盈着校园。年轻人们交友甚广,Charles见到许多毕业之后进入社会岗位的学生,和学院里的孩子勾肩搭背笑得灿烂。啊,年轻真好。他微笑着。
庆典当日,Raven到了,在校门和Charles打了招呼,去了Hank的研究室。
Hank无法描述看见女子踩着落了一地的阳光走向他时,他的心情。
“好久不见,old friend。”她丢下行李箱,探身轻轻拥住了他。
就好像揣了一百万只百灵鸟在胸口,忽然一下全飞出来,连成细密的网,把他们和这个世界隔离。
真好。Charles也感受到了实验室里迸发出的幸福感。
他操控轮椅转了个向,往宴会厅的方向移去。晚会快要开始了,他要趁现在宴会厅没有人的时候再做最后一次检查。
毕竟现在只有我是闲着的嘛。他笑笑。
Pietro匆匆忙忙奔进宴会厅时惊讶地发现大厅空落落的,校庆的装饰品还在,可Charles却坐在轮椅上皱着眉看着他。
“事出有因,我需要你去完成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任务。”Charles说。
Pietro立马换上严肃的表情,认真地点头。“什么任务,Professor?”
“这个任务就是——”
“尽情狂欢!”
一瞬间Pietro眼前充斥着宾客,所有人都一同笑起来。Charles不得不拔高音量:“这是校长给你们的礼物!这几天、这些年,学校收到了很多来自各位的礼物,今天请各位务必尽兴,狂欢吧!”应答他的是一阵足以掀翻屋顶的欢呼——有尚未能很好地控制自己超能力的小孩确实这么做了,不过马上有学生将它修好。
这场宴会的精彩是在学院以外都见不到的。他们像普通年轻人一样喜欢音乐喜欢饮酒喜欢舞蹈,又和普通人不同,用各自的超能力表演世界顶尖马戏团也无法呈现的节目。
即使是Charles也不可避免地被灌了几杯酒——他敢打赌其中至少五杯是Raven送的!每次Hank都在边上笑吟吟地看而会变形的那位总是“刚好”去了洗手间。
换作十年前的Charles应付起来不在话下,然而为了不让学生过早地染上喝酒的习惯,他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这会儿就开始晕乎乎了。
他穿过人堆,驱着轮椅到了阳台上。哦,那儿还有个出来吹风的。宴会厅里的吊灯和一楼的路灯勉强地给阳台添上一点光亮,Charles模模糊糊地看到栏杆边还站着一个人。
“嗨,你是哪个老师带的?”他朝那人打个招呼,“还是哪个学生的亲友吗?”
“不是。”对方淡淡地回复,外套的衣角被风吹得飘起来。“来拜访一个……老朋友。”
Charles眯了眯眼:“哦——那你是变种人吗?”他慢慢地把轮椅往栏杆处移动。阳台正对着大门口,正是那人看着的地方。
他在看台阶吗?Charles懒得去问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他听见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猜测那人的动作是点头。“那你的异能是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
Charles把轮椅停在他身边,絮絮叨叨:“不过来参加宴席,且不说贺礼,至少也该祝福一下吧?还有,你的异能到底是什么哇?喂我说……”
至少,回答我一句啊。
半句话未来得及说出口,他只看见边上的人朝外面伸出手,阳台忽然变得一片漆黑。
停电了。
宴会厅里传来一阵尖叫,所幸学生们心理素质都不错,各自安抚着身边的人们。老师们冷静地指挥着其他人。
“我去查看一下电闸,这里交给你们了!”“Gary!Elio!到这里来,用你们的超能力先支持一下照明!”“Jean!我找不到Professor了!”“他刚喝了酒,应该在阳台,我去找找。”
“Charles?”Raven踹开阳台的门,看见Charles安然无恙地坐在轮椅上才放下心,“你一个人出来也不打声招呼……Hank去检查了,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停电。”
她盯着Charles的脸:“等等,我不会灌得太多导致你喝傻了吧?”
Charles摇头,笑得有点儿傻气。
灯一盏一盏亮起来,音乐重新充斥着房间,收到惊吓的人们一时反应不过来,仍是乱哄哄的一团。
“Professor——”Hank从两个大个子中间挤过来,推了推歪掉的眼镜,“我去看过了,实在是奇怪。电闸被拉下了,没有任何零件损坏,只是电闸被关上导致的断电。呃您的表情……”他欲言又止。
“谢谢你Hank,那么麻烦你去向来宾们解释一下好吗?”Raven抢先说道。Hank点点头,淹没在人堆里。她转而面对Charles:“嘿,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他仍是笑,“帮我把轮椅转个向好吗,Raven?”
她嘟囔着照做了。
“这儿的风真够大的——你是被沙子迷眼了吗?”她看见Charles笑着笑着竟泛了泪,正用手揉眼睛,听见她出声便摆手示意没事。
“Raven,我刚才收到一份最好的礼物。”
他感到脸颊上有一点冰凉的湿润。
下雨了吗?
Fin.
——————
昨天一半今天一半写完了 不知所言
有些人名瞎编的瞎编的瞎编的

评论(2)
热度(30)

© 牛奶味甜七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