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pretend it is love
过气写手画手 咸鱼

贱虫/ABO/你们看那个蜘蛛侠,其实他是个O啊!下

ooc有 私设如珠穆朗玛峰 有假车 前文戳lo主头像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万一下了药Peter的身体受到伤害不再是飞檐走壁的蜘蛛侠了,Wade自己也要内疚得捅自己几十刀。

小蜘蛛到底是不是个alpha呢——Wade经常凑到Peter身后小狗一样嗅嗅,总是淡淡的薄荷味。难道是beta?可是Peter每个月总有几天要回家住,像是alpha的易感期或者omega的发/情期。

可是alpha的易感期应该不用躲着吧?Wade联想自己,易感期照样带着一身伏特加的气息满大街蹿。

所以我的baby boy到底是什么性别呀——真是太让人纠结啦。Wade想着又凑过去闻了一下薄荷香,被偷袭的纽约好邻居一胳膊肘捅在他肚子上。“Ouch!”劲儿可真大。

“啊抱歉抱歉,很疼吗?用不用我帮你揉揉?”Peter说着就要动手。“小蜘蛛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那你还是疼着吧死侍先生。”

Peter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家伙,每次都搞突然袭击。不知道omega——尤其是像他这样的omega最怕别人在后颈做小动作吗!很痒的诶!

他拉下面罩以掩饰自己的脸红。

“hey Spidey,今天闻上去好像很甜呢。”Wade借着身高优势把少年圈在怀里。伏特加的信息素毫不克制地释放出来,狭小的空间内浓度急速飙升。

蜘蛛感官呢?怎么不响了?Peter敲敲脑子里的小天使和小恶魔,两者给出的回复难得统一:“你不应当早就习惯这家伙的耍流氓了吗?”Holy sh/it!他在脑内朝两只小家伙怒吼,然而后者在他喊完之前迅速撤离了。

“咦似乎变得更甜了,你还好吗小甜心?”始作俑者又嗅了嗅,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愉悦。

我知道我知道,发/情期快要到了本来今天我就应当回家离你远远的!

要论Peter无论如何逃避不了的,除了omega的天性、不依不饶黏着的Wade,就是Mr Stark布置的任务了。当这三样东西聚在一起——

那无疑会是最差的一天。

就是今天。Peter懊恼地想,早知道该去Mr Stark那里登记一下发/情期的,怎么总是忘记呢!

小天使和小恶魔又冒了出来:“是你自己忘记了,怪我们咯?”

小天使你变了。Peter挣开alpha的拥抱:“我们该出发了,今天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小贼。还有——信息素!”死侍戴好面罩冲他吹了声口哨算作回答。

警察最难对付的是哪类罪/犯?显然是高智商又拥有高科技的那种。

“这时候就需要超级英雄出马了!”蜘蛛侠蹲在屋顶搓了搓手,偏头看了看背着刀的死侍,“重复一遍战斗原则?”

Wade小学生念课文一样摇头晃脑:“不杀人,不伤无辜,控制好信息素,一切行动听老婆——啊不是,小甜心——好好好小蜘蛛,这样称呼可以了吧?”

Peter哼了一声别过脸,盯着地上的动静:“好像来了。”他眯了眯眼睛,街角的阴影里一个机器人趁着夜色闯入银行。

“准备好了吗?”“当然。”Wade站起身,“我的刀随时为你准备着。”

“现在有高科技的人都这么喜欢抢银行吗?”Peter靠在门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一人多高的机器人咔咔地转过来,机械爪飞快地伸过来。

这个罪/犯的装备做得很厉害,Peter和Wade两人配合着攻击,夹杂双重嘴炮,终于把机器人里面的操纵者逼到精神上崩溃的边缘。令他们意外的是,机器人居然可以离开操纵者单独行动,而里面那个犯/罪者准备了近战武器,掩护机器人破窗而出。

“我来对付那个大铁块。”Wade飞身穿过破开的窗户朝机器人追去。不能杀人,这个“人”不包括机器人吧?“拆装大师死侍来咯——”

留下的那个人当然不难对付,Peter可是抓住了秃鹫的超级英雄诶!然而搏斗中他嗅到了alpha信息素的味道——这个坏家伙该死的是个alpha,且是在交手中信息素完全失控的alpha。

很不妙,Peter感觉身体不由自主地热起来,移动的动作慢了不少,整个人都软得没力气。

抑制剂用太多的副作用么……他的脸在面罩下不可抑制地发烫。现在的模样一定狼狈极了,他觉得走路都在打晃,连忙用蛛丝把任务目标死死黏在墙上,保险起见他比平常多用了四发蛛丝。

Peter从银行里慢慢走出来,期间扶了三次墙。所幸没有人看到。他想。不然明天的新闻就是“震惊!超级英雄蜘蛛侠街头蹒跚原因竟是……”,然后Mr Stark会对他进行严厉的拷问,那可真是糟透了。

他顺着小巷的墙滑坐到地上,一把扯下面罩大口呼吸。抑制剂,抑制剂……显然不在制服口袋里,书包里应该有备用的——可是谁他妈追坏人的时候会背书包?想象一下背着粉红的HelloKitty小书包在纽约市的高楼大厦间荡来荡去——那模样真是蠢到家了。

现在Peter发誓,情愿看上去蠢得像幼教片里蹦蹦跳跳的穿着玩偶服的角色,也绝不忘记随身带抑制剂了。

他现在感觉很不好,信息素甜腻的味道肆无忌惮地蔓延——他已经无力控制。本就敏感的身体仿佛随意触碰都会被撩起欲/望,眼前看什么都雾蒙蒙的,像身处沙漠地带一样浑身都燥热不安,下身不可描述的部位给了他让人羞耻的反应,浑身上下每一条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渴望——他急需一个alpha,他渴望被亲吻,被抚摸,渴望更深的占有和侵略。

omega会因为过于强烈的发/情期生理反应死亡吗?Peter的大脑逐渐混乱,小天使和小恶魔都没有出来叫醒他,这两个坏家伙。这边还会有alpha吗?那个粘在墙上的除外……哦对Wade……那个大金属块应该被拆了吧?这家伙肯定又搞破坏了……

“Spidey?”好像是Wade的声音。伏特加的味道,是Wade没错。

被一个陌生的alpha标记和被一个有点烦人但还算熟络且有点喜欢的alpha标记哪个好一些?显然是后者。

“那个人把你怎么了吗?你的信息素闻上去真的好甜,似乎还在影响我……”Wade试着把他拉起来,却被Peter反过来拉得一个趔趄。“baby boy?我们快回去吧在这里会影响——唔?”

啰里吧嗦,啰里吧嗦。Peter隔着面罩亲吻上他的嘴唇,毫无章法地咬了几下。

“我是omega啊这都看不出来怎么这么笨呀……”还以为早就看出来了呢。Peter晕乎乎地拽着Wade的制服,这个alpha有点笨哦?为什么别人家的alpha都那么好,他看上的就是个嘴炮粘人笨笨的家伙?

Wade慢慢蹲下来,摘下面罩把手贴在omega脸上,后者如得到解救一样,飞快地抓住他的手腕,脸颊温顺地在掌心蹭了蹭。“Wade……好难受……”少年清亮的声线染上了几分沙哑,软下了声像在撒娇。脸颊红扑扑的,望着他的眼神湿漉漉的,棕色的眸子干净得如不谙世事的孩子,透露出迷茫和依赖。

“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能帮我的对吧——”

仿佛是这样渴求着。

Wade深呼吸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信息素缓慢释放。“小甜心,你得告诉我这是第几次经历发/情期?之前有被标记过吗?还是用抑制剂?你现在闻起来就像……一颗行走的奶糖,糖分超标那种。”此刻Wade真想为自己的自制力点一万个赞,可惜现在小蜘蛛看上去不太清醒,要不然绝对会感动得抱住他——好吧也许更可能不会。

“第……二次?”Peter歪了歪头,认真地想了想,“抑制剂……还有信息素喷雾,发/情期请假……”

太过谨慎导致这次意外格外失控么?现在用抑制剂效果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更别说他们俩现在谁也没有抑制剂。“那你有中意的alpha吗?”这辈子的温柔大概都花在他身上了吧。如果Peter说有,他大概会在脑子里自己跟自己大吵一架然后把Spidey送到那个该死的alpha那里让那人标记他——Wade不懂omega,但他知道决不能让Peter继续失控下去。

“有呀——”他忽然笑得很甜,眼睛弯起来,用胳膊环住alpha的脖子拉近自己,带着最天真的表情在Wade的世界里留下一道重重的痕迹。

“你呀。”

惊天巨响。

脑子里的两个声音难得达成一致。

干他。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Peter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

似乎是他发/情期到了,Wade找到了他,然后他说了什么来着?

“有呀——”“你呀。”

Shiiiiiiiiiiiiit!他用手掌捂住脸,他都说了什么啊!简直没脸见Wade了!

再然后呢?肯定还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他现在不会这么安心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Peter头疼地揉了揉腰,感觉浑身都不舒服,跟坏人打架都没这么累呢。

眼睛一扫看到床头的便利贴上写着“我出去买早饭啦”,后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爱心。真是的,不觉得腻歪吗?这么说着却完全没有嫌弃的情绪,人类真是矛盾的生命体啊。Peter想。

先去洗个澡吧。身上套的衣服是他书包里备用的,诡异之处在于没有内/裤。

大概是Wade没找到吧。Peter走进浴室,整个人黏糊糊的太难受了。

对着镜子一件一件脱掉身上衣物的Peter,满脑子只有两个词。

Holy Sh/it!

冲个凉整好衣服出来,正好看见Wade在往桌上放早餐。

“Spidey早上好,虽然现在已经十点了。”Wade转身冲他打招呼。“不得不说你睡得很晚虽然都是哥的问题,原谅哥实在抵不住小蜘蛛的诱惑。”

“你要不要躺下休息什么的——”“不用,我能坐。”

好吧,这绝对不是哥不行,小甜心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疲倦,谁让Peter是超级英雄呢,身体当然和普通的omega不一样。

沉默得有些诡异,Wade打破了安静。“hey Peter?”

少年从三明治里抬起头,嘴角还沾着一点沙拉酱。

Wade仿佛又闻到了特浓奶糖一样的甜味儿。

于是他站起来,俯身过去舔掉了酱料。

玩家Wade Wilson成功获取脸红害羞的Peter Parker一只。

“我想说,虽然晚上已经说过一遍不过那时候你好像没听见,哥的战斗力强也不是我的错是不是……”Peter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Wade握住omega的手,难得地做出正经的表情。“Peter Parker,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屁股翘尽管这是事实。我想以alpha的身份与你结成伴侣,你……愿意把余生交给我吗?”

Peter把手抽出来,捏着三明治闷头吃着。整个三明治都被他吞进肚子,他才擦擦嘴巴,抬脸对着死侍先生笑得灿烂。

这一刻逆光的轮廓和亮晶晶的眼眸,Wade愿意付出一切去拥有。

他说:“那你要对我好一点。”

Fin.

——————

感谢喜欢 下个坑有缘再见呀w

评论(19)
热度(285)

© 牛奶味甜七陆 | Powered by LOFTER